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正文

国际奥委会效仿国际足联? 奥运会急需深层次改革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9-12-02

  北京时间14日凌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秘鲁首都利马正式宣布,将于2024年举行的第33届夏季奥运会举办权归属法国巴黎,而2028年举行的第34届夏季奥运会举办权授予美国洛杉矶。由于这两座城市的奥申委早在今年7月就与国际奥委会达成了协议,因此本次宣布基本上只是“例行公事”。国际奥委会历史上首次同时决定连续两届奥运会的承办城市,这既保证了奥运会未来11年的稳定性,同时也不会让巴黎和洛杉矶任何一方感到失望。

  巴黎办好奥运会难度大

  巴黎在1900年主办了第二届现代奥运会,并且在1924年再次主办,但是最近的三次申办均以失败告终,其中就包括在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竞争中输给了北京。如今,巴黎将成为继伦敦之后第二个三次举办夏季奥运会的城市。

  经过漫长的等待,巴黎终于可以在时隔100年后重新举办奥运会,巴黎市市长伊达尔戈激动地表示:“我们等待主办奥运会已经100年了,奥运会终于回来了,我感到非常激动。”

  法国总统马克龙对国际奥委会授予法国2024年奥运会举办权的决定“极其感激”,他认为这一决定给法国带来荣耀。马克龙在总统府公报中说:“它将增加法国的国际吸引力,令法国更有活力,并推动法国各地体育运动的发展。”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13日晚在法国外交部发布的新闻公报中披露,研究表明,举办2024年奥运会将在2017至2034年期间助推法国经济发展,预计可增加产值107亿欧元,其中仅旅游业短期内就可增加35亿欧元产值。

  然而,巴黎要想举办一届成功的奥运会,其难度远大于它前两次举办。目前,巴黎正面临反恐、环境问题等多重挑战,此外,法国体育界能否在接下来的7年时间里培养出足够多的优秀运动员,为东道主在竞技场上赢得尊严,同样值得关注。

  洛杉矶不建新场馆

  拿下2028年奥运会举办权后,“天使之城”洛杉矶也将成为三度举办夏季奥运会的城市。相比巴黎,洛杉矶上一次举办奥运会的时间是距离现在更近的1984年。这在洛杉矶奥申委CEO吉恩·赛克斯看来是一大利好,因为有很多场馆可以就地翻新使用。在申办结果出来之后,赛克斯就表示:“洛杉矶已经有了举办奥运会所需要的所有场馆设施,我们只会对这些设施进行再次利用,而不会新建场馆。”

  赛克斯承诺,洛杉矶将努力举办一届“最绿色环保的奥运会”,以及“节俭的奥运会”。同时,洛杉矶奥申委还成立了专门的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与50个不同的社会组织保持密切联系,不断倾听他们为举办“绿色奥运”的建言献策。

  赛克斯强调,正因为有了两次举办奥运会的经历,所以洛杉矶民众对第三次办好奥运会有着很高的期待,洛杉矶期待着给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注入新的元素。洛杉矶市市长加切蒂之前也曾对国际奥委会表示,洛杉矶将使奥林匹克运动更加深入人心。

  此外,赛克斯说洛杉矶愿意与北京就如何办好奥运会加强交流,分享经验。据了解,洛杉矶奥组委期待着与北京冬奥会组委会建立联系,加强合作。

  在当天的奥委会全会上,2018年平昌冬奥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组委会代表也陈述了各自的筹备工作。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特别赞扬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筹备状况。他说:“北京将曾经的一个钢铁厂改建成为冬奥会训练场馆,非常不可思议。他们在那里将旧厂房改造成办公室、休闲区、训练场,也成为北京冬奥会组委会的办公地点。”

  ■记者观察

  奥运会举办权还能成为“香饽饽”吗?

  在一场毫无悬念的竞选后,国际奥委会一口气确定了两届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城市,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全世界不用为奥运会举办权花落谁家而着急了。巴赫在宣布时就表示,这是一场“三赢”的局面。

  2010年,国际足联也曾一口气确定了2018年和2022年两届世界杯的举办地,然而,与这次确定奥运会举办地不同的是,最后获胜的俄罗斯和卡塔尔曾面临着来自美国、英格兰、日本等国际足联成员的激烈竞争。相比之下,巴黎和洛杉矶是在已经没有对手的情况下获得主办权,这样看来略显尴尬。

  我们先回顾一下巴黎和洛杉矶的竞争对手的退出过程:2015年9月16日,国际奥委会公布了2024年夏季奥运会5个申办候选城市,德国汉堡于2015年11月29日全民投票后撤回申办,意大利罗马则于2016年9月21日由市长拉吉撤回申办,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则于2017年2月22日由匈牙利政府撤回申办。此前,在北京申办冬奥会的过程中,挪威首都奥斯陆等三座城市也在投票开始前退出。

  曾几何时,奥运会的主办权是各申办城市全力争取的目标,甚至牵动着整个国家的心。为获得举办权,除了名流出镜,国家元首也会“御驾亲征”为城市拉票,以至于举办权还没决定,申办就形同城市的头等大事。

  然而,随着国际经济不景气,越来越多的国家无力承担举办奥运会的巨额开支。此外,随着职业体育的成熟和完善,奥运会已经不再是欣赏高水平比赛的唯一舞台,吸引力也在逐渐降低。比如说,奥运会的男足比赛仅限23岁以下球员参加(最多允许3名超龄球员),而举办期间恰逢欧洲足球联赛新赛季开幕,因此很难吸引足球迷的关注。

  因此,奥运会如果想重新成为“香饽饽”,需要来一场大幅度、深层次的改革。而在巴赫看来,两届奥运会举办城市的确定恰好给了国际奥委会一个喘息调整的机会,让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奥运会的改革上。

  南方日报记者 金朱玺


更多精彩:
微商系统 http://www.womiwuyou.com/

【责任编辑:admin】

24小时排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