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话题 航空资讯 读书心得 家电资讯 电脑资讯 农药资讯 农业信息 求职招聘 房产资讯 影视头条 人工智能 小说 更多
首页 » 小说» 内容正文

花都逍遥狂少李清莲-花都逍遥狂少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7 14:32:38
花都逍遥狂少第十七章 孟山齐的好奇

许少业的话让王占元心头猛然一颤。

眼前这个小子给王占元太大的心里压力,别看王占元是穷凶极恶之徒,面对许少业之时,心里仿佛装了一块大石头。

他不知道许少业会怎么对付自已,心里有点害怕。

更何况刚刚他想出手杀了许少业,反而被许少业轻描淡写的化解,反倒是他自已被许少业给揍了一顿。

许少业拿出自已的金针!

“你就打算用一根针来折磨我?”

看着许少业手中长长的金针,王占元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觉得许少业是不是有病?

拿一根软软的金针,难道想用金针刺自已吗?

“折磨这个词,你用得很好!”许少业看出王占元的轻视,也不点破,等一会儿王占元就知道一根金针在自已手中能发挥出多么恐怖的威力了。

到时让王占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杀了你,真是太便宜你了!”

许少业说着向王占元走了过去。

他对王占元这种连小孩子都下得去的禽.兽没有一点好感。

“嘿嘿!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打算如何用一根金针来折磨我!”

王占元不屑的一笑,咬着牙爬了起来,拿着匕首向许少业刺了过去。

王占元看得很清楚,眼前这个被自已挟持的小子不是善茬,也不会放过自已。

先下手为强!

王占元想借着自已手持匕首,将许少业杀死。

然而许少业一脚踢出,直接将匕首从王占元手中踢飞。

“叮!”

匕首扎进旁边的石头中,尾巴颤微微的晃动着。

“嗖!”

许少业手中金针甩了出来,闪电从王占元的身前透胸而入,只可以看到一点点金色闪光。

王占元一看这种情况,自已无论如何也不是许少业的对手,萌生逃跑的意图,扭身狂奔而去。

许少业也不追,只是缓步跟在后面,嘴里慢慢的数着数。

“一!”

“二!”

“三!”

“啊!”

许少业数到三之后,就听到王占元一声剧烈的惨叫,向前奔跑的动作一顿,身体僵住了,整个侧翻倒地。

“痒,痒,痒!”

王占元双手不断的在身上抓挠着,短短时间之内,便将身上的皮肤抓得看起来十分恐怖。

但是王占元却不管这些,十根手指深入皮肤下面的血肉,用力的抓着,似乎不这样无法减轻自已身体之中的那种痒,不少碎肉落了下来。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鲜血在王占元身下流了一地,身上已经被王占元挠得深可见骨,但是王占元依然没有停止。

这种痒的感觉,深入骨髓之中,明明感觉挠对了地方,却仿佛还是隔着一层什么地方,挠得地方是对,却挠不到。

而且还是全身都在痒,混身的皮肤下面仿佛这种感觉快把王占元给逼疯了!

“没什么,只是让你血脉逆流而已!”

许少业走了过来,站在五占元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慢慢地说道:“这还只是开始,一会儿你就该痛苦了!”

“啊!”

许少业刚刚说完,就看到王占元猛然身子一抖,像是被拉直一样,整个人从地面上弹了起来,离地三尺,然后重重的摔了下去。

“求求你了,杀了!”

血脉逆流的痛苦,血液在体内倒流,每一秒都像是有无数的钢刀在血管上贴壁而行,痛苦万分。

刚刚还硬气的王占元,此时却痛哭的求许少业杀了自已,足以想出这其间的痛苦。

许少业默不作声,冷眼看着痛得满地打滚的王占元,眼神一片冰冷,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

许少业不打算杀王占元,只是想让他为自已所做所为付出一点代价。

被审判许少业感觉太轻了!

王占元的惨叫声越来越微弱,渐渐的寂然不动,看起来像是死了一样。

许少业上前将扎入王占元体内的金针抽了出来,放回自已的身上。

刚刚做完一切,远方传来拉响的警笛声,然后一辆辆警车,在极短的时间冲了过来,大批的警嚓与武警冲了下来。

他们看到现场的情况,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主要是王占元的形像太惨烈了,混身几乎找不到一块好的皮肉,上下全部血肉模糊,依稀可以看到血肉上的一道道抓挠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你做的?”

孟山齐走了过来,看到王占元的情况,脸色未改,但眼中却透着一种惊骇,转头向许少业问道。

“不错!他要杀我,为了自保,我也只能反抗了!”

孟山齐也就那么一问而已,没有想到还真是许少业做的。

“快点把他送医院!”孟山齐吩咐了一声,虎着一张脸,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学中医的,拥有一些自保的手段。”

许少业避重就轻,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拥有一些自何的手段?”孟山齐上下打量了一眼许少业,道:“这可是一些自何的手段这么简单吧!”

“中医,我也认识一些。还没有一个中医能有这样的手段。”

“我不是犯人,你们要搞清楚一点!”面对孟山齐的咄咄逼人,许少业早就预料到了,开口说道:“何况刚刚我被他所挟持,若不反抗,此刻你们应该为我收尸!”

“而且,我被挟持也是你们公安局的错误!让一个重犯竟然有能力挟持人质,身上还有武器,说起来这是你们的失职。”

许少业笑着说道。

孟山齐看着许少业,感觉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就算是普通人,没有犯任何的错误,在遇到警嚓的盘问,也会有点紧张。

现在许少业不但没有半点紧张,反而侃侃而谈。

一瞬间,孟山齐对许少业的身份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心。

而且孟山奇是当兵的出身,参加过战争,能从许少业上嗅到硝烟的味道。

现在华国边界平静,不可能战事。

许少业身上有硝烟的味道,这就值得商酌了!

“这确实是我们的失误!”

孟山齐点点头,并不否认这一点,道:“不过,王占元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需要跟我们回公安局一趟,将情况说明。”


客服解决方案报价 http://www.easyliao.com/
丽丽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