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话题 航空资讯 读书心得 家电资讯 电脑资讯 农药资讯 农业信息 求职招聘 房产资讯 影视头条 人工智能 小说 更多
首页 » 小说» 内容正文

男主角是瞿博霖女主角是林颜榆的小说阅读-爱久终成疾小说

发布时间:2020-05-21 19:47:32
爱久终成疾第19章 还要等多久

瞿博霖面色沉如寒霜,收回视线推开了铁门。

房间内很冷,有一侧的窗户没关,北风吹着发出碰碰的响声。

安成检查了一下是窗户被风打坏了,说着等下让人来处理一下。

“四下找找她可能在这里。”瞿博霖的视线在房间内四处寻找,除了东西,这里几乎没有圣灵的气息。

脚下踩到碎玻璃,瞿博霖的看到了几滴血,他的心跟着像是被一双手狠狠抓了一下。

血迹滴落的很有规律,一直延伸到墙角的一堆货物中间。

他上前推开东西,安成也跟着帮忙,很快一个蜷缩在墙角中间的小身影显漏了出来。

“总裁是林小姐!”安成欣喜的看向瞿博霖,却是看到了瞿博霖铁青的一张脸。

他嘴角牵起的笑,立刻消减了下去。

“去查,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照不出来,就算在你头上!”瞿博霖的声音很冷,冷的安成听完心也跟着凉了。

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他。

心中虽然抱怨着,面上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瞿博霖上前将墙角的人儿给抱了起来。

她的身子已经有些僵硬,冰冷的像是回到了那天晚上。

男人脚下的步伐更加快了几分,身后安成有眼力见的拨打了韩潇的电话。

等林潇急急忙忙赶到瞿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床上林颜榆的衣服瞿博霖已经找人来帮她换好。

房间内的暖气也是开到了最大,可是尽管如此,林颜榆的身子依旧冰冷的可怕,像是随时都会没了生命。

“你们都给我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瞿博霖冷声命令道。

安成立刻将所有人赶出了房间。

房间内很快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瞿博霖几步走到了林颜榆的床边,床上的人儿平静的躺着,除去微弱的呼吸看起来就像是一具尸体。

瞿博霖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林颜榆的头。

目光在触及到林颜榆额头疤痕时,手就像是触电般立刻抽了回来。

他的心慌得很,就连看林颜榆一眼都不敢。

明明是这个女人做错了事情,这些都是她应该受!

谁让她害的是一条人命!

想起翡温温,瞿博霖刚刚升腾起的一丝爱怜,瞬间消失殆尽,看向林颜榆的目光也回复了往日的冷漠。

“在我还没有让你死之前,你的命,不属于你自己!”瞿博霖冷着一张脸,深邃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床上的林颜榆。

没有回应,房间内安静的可怕。

门被砰的一声打开,林潇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询问道:“这次又是怎么回事,人不是已经治好了?”

他最近因为要帮林颜榆调理身体,不知道往瞿家跑了多少次,这好不容易见到了一点成效,竟然又回到了原点。

瞿博霖收回视线,离得床远了几分,给林潇让出位置。

“你看看吧,其他的等会儿再说。”瞿博霖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冲着林潇叮嘱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传来林潇一声怒吼:“瞿博霖!你是不是苛责人家啊,人怎么就变成这个样了。”

瞿博霖站在门口的身影停顿了一下,没有回话,也没有转身,直接去了书房,他需要一个地方让自己冷静一下。

林潇忙到后半夜才稳定住了林颜榆的病情,只是这一次看起来要比上次还要严重几分。

等他去了书房,看到瞿博霖锁眉深思的样子,想要出声的训斥还是收了回去。

“你这是要做什么,就算不喜欢人家,也不该这样折磨对方吧?”他将话说的委婉。

瞿博霖回神看了林潇一眼询问道:“人没事了吧。”

林潇挑眉,有他在怎么可能还会有事。

只是对于瞿博霖回避自己问题的态度有些不满,他就是这样。

对于自己不愿意提及的事情,一个字也不会说。

林潇无奈,只得打消了继续询问的念头。

接下来的几天里林潇被留在了瞿家照顾林颜榆,直到林颜榆恢复。

或许是还没有看明白自己的心,或者是厌恶林颜榆。

瞿博霖在后来的几天里没有再回来过。

林颜榆觉得自己这才又睡了好长一段时间。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对视上了林潇好奇的目光。

她被吓了一跳,身子下意识向后挪,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移动。

多日来没有活动,身子突然有些用不上劲。

“林医生你怎么在这里?”她有些意外的看着林潇询问道。

“我想应该是我该问你,你为什么又要生病?”

对视上林潇明显不悦的目光,林颜榆顿时有些尴尬。

她似乎给对方添了很多麻烦。

林晓看着林颜榆愧疚的表情,一时还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重了。

“你身体恢复的很不错,记得按时吃药,别再受凉很快就能好了。”林潇收拾着手上的冬休,向着林颜榆叮嘱道。

“林医生谢谢,给你添麻烦了。”林颜榆向着林潇道了一声谢。

林潇闻声看着林颜榆眼神略带期盼的回复:“您老少让我往这边跑,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林潇的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一丝却是为林颜榆好。

林颜榆没有生气,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感激。

后来的几天林潇离开了瞿家,照顾林颜榆的任务再次落在了罗兰身上。

罗兰最初的几天在惊恐中度过,她一直以为瞿博霖肯定会查到她的头上,然后重重的责罚她,可是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再见瞿博霖一面。

想来自己是安全了。

林颜榆看到罗兰,脸上神情没有一丝变化,目光依旧淡淡的望着窗外。

罗兰看了一眼周围没有别人,脸上的惊恐消退,看着林颜榆假意的笑道:“你这次做的很好,这几日的工作就先免了,等身体好了再说别的。”

林颜榆没有回应罗兰的话,视线依旧望着窗外。

短短数日的时间,已经是深冬了,这一年她究竟为什么活着。

瞿博霖从未想过要信任她,那她究竟还在为什么活着。

一个真相,她究竟还要等多久。

希希信息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