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话题 航空资讯 读书心得 家电资讯 电脑资讯 农药资讯 农业信息 求职招聘 房产资讯 影视头条 人工智能 小说 更多
首页 » 小说» 内容正文

慕荨漪景容风荣王独宠毒医王妃要休夫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05-19 19:17:25

《》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慕荨漪景容风,这里提供慕荨漪景容风小说阅读,荣王独宠毒医王妃要休夫小说剧情出人意料,不容错过。“我明白!”慕涟漪迅速点头,生怕回答晚了,景容风改变了主意。见景容风再次闭上眼睛,慕涟漪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

精选内容:

“我明白!”慕涟漪迅速点头,生怕回答晚了,景容风改变了主意。

见景容风再次闭上眼睛,慕涟漪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

她伸手抚平着自己的小心脏,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慕涟漪的小动作,全都落入到了景容风眼中。

他本以为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没想到……

景容风的唇边,勾起了一抹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意。

“王爷,到了。”外面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景容风率先跳了下去,慕涟漪连忙跟上、

看到与景容风穿一样黑衣的男子立在一旁,想着,这定然是景容风的侍卫。

“楚然,你先进去。”景容风对侍卫道。

慕涟漪看着眼前这座破败的寺庙,垂下眼帘、

她的职责只是医好病人,知道的越少对她越有利。

楚然意外的看了一眼慕涟漪,若是其他女子,早就叽叽咋咋问起来了,这个王妃倒是有点意思。

随着楚然推开大门,三人一同走了进去。

绕过佛像,来到后院厢房,还未走进,就听到了里面的咳嗽声。

打开门,迎面而来的便是刺鼻的中药味。

“主人,是肺痨。”空间里,响起了小白的声音。

慕涟漪秀眉蹙起,停住了脚步:“是肺痨。”

声音落下,里面的咳嗽声应声而至,紧接着是更响亮的咳嗽声。

景容风深深看了一眼慕涟漪,而一旁的楚然则是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望闻问切都还没实行,就知道了病症,不是神医就是蒙的!

“先不要进去。”慕涟漪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此病可传染,先打开门窗通风。”

楚然看向景容风,见景容风点头,这才迅速打开门窗。

让空气对流之后,楚然走到景容风身边:“其他大夫说,活不过三个月。”

“一个月零一天。”慕涟漪接话,挑了挑眉头,“如今已经咳血,不久就会命丧于此!”

楚然顿时一愣,张了张嘴,垂下眼帘。

“今天我无法治疗,没有东西。”慕涟漪迅速说道,“我先替他把脉。”

景容风点头,今日实在是过于匆忙了。

慕涟漪从裙角撕下一块布,围在自己鼻嘴之间,走向里面、

她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躺在床上不住的咳嗽着。

她是医生,虽然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是碰到被病痛折磨的人,依旧会心疼。

“放心,我会治好你。”慕涟漪不知不觉中放柔了声音。

她坐到床边,小声说道,“你转过来,让我看看如何?”

“有劳。”身体未动,男子转身过来,将瘦弱的手臂放在慕涟漪身边。

他抬起头来,脸上带着笑容,“不必顾忌我的心情。”

当接触到男子的容貌时,慕涟漪脑海里迅速浮现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古句。

比起景容风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此男子便吸引着人靠近。

男子低声说了一句,“君御。”

慕涟漪一愣,继而笑了:“慕涟漪。”

她伸手,搭在了君御的脉搏上,虚弱的脉搏律动诉说着此人命不久矣。

慕涟漪道:“因为伤口感染从而引发了肺痨,这个好治,主要是你体内的毒……”

闻言,君御浑身一抖,眼里闪烁着希翼之光,声音略微有些颤抖:“我的毒,你能解?”

慕涟漪耸了耸肩:“可以是可以,但是得好好研究,反正现在是没办法。”

君御笑了,这笑容犹如百花齐放,说不出的明媚。

他早已放弃了自己的身体,若非景容风一直努力,他早已离开此处。

这一次,听到女子的声音,更加笃定 景容风也回天乏力,却没想到,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你放心,我肯定能治好你,不然我的小命也没了!”

说着,慕涟漪吐了吐舌头,脸上尽显无奈之色,“你先好好休息,我得去拿我的医疗包。”

“走吧。”景容风见慕涟漪出来,丢下一句话,朝着外面走去。

慕涟漪撇了撇嘴,跟着上了马车。

“毒,你确定能解?”景容风淡淡开口,眼睛却是看向远方,似乎在与别人说话一般。

涉及到自己的领域,慕涟漪一向都十分严肃严谨:“此毒乃是鹤顶之冠,顾名思义,比鹤顶红还要毒的毒!”

“但是却是慢性毒药,他身体里的毒,少说有十五年,而看他的年龄,也就是说,打从生下来,他就中了此毒。”

说到此,慕涟漪不禁咋舌,惊讶的看向景容风、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居然对一个婴儿下手!

“治好。”景容风留下两个字,显然不愿多谈,闭上了眼睛。

慕涟漪顿时觉得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想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神医!

多少人求着她坐诊!来到古代却屁都不是!

慕涟漪瞪了一眼景容风,总有一天要让你跪地求我!

想到此,慕涟漪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眼里满是懊恼之色。

慕涟漪取回了医药包,再次来到破庙里,写了一个方子递给楚然。

“这是治疗肺痨的药方,按照上面的药材抓了便是,一日三次。”

接着,她转头将银针拿了出来 ,抿了抿嘴唇,眼里闪过一丝严肃之色。

慕涟漪伸手,掀开被子,露出君御消瘦的身体。

她眉头一皱,正要拉开君御的衣服,手却同时被两人给抓住,一个是君御本人,而另一个则是景容风。

“干什么?”这句话是对景容风所说,君御害羞能理解,景容风是抽哪门子筋?

景容风冷冷的看了一眼慕涟漪,还未发话,却见慕涟漪眸子紧。

她的语气里带着不容抗拒之色:“病人如果不脱完衣服无法针灸排毒!若是耽误了治疗时间,影响了治疗效果,这个后果,是你担,还是我担?”

“我是个大夫,在我眼里,没有男女之分!”

最后一句话,慕涟漪是对景容风和君御两人说的。

这些古人叽叽歪歪,烦不烦!

慕涟漪一把抽出自己的手,猛地拍掉挡在胸前君御的手,三下五除二的将君御的衣服撤掉。

景容风强忍着不知从哪里涌起的一股烦躁感,冷冷的看着慕涟漪。

楚然咽了咽口水,不得不再一次重新打量起慕涟漪来。

王妃,好凶猛!

希希信息网
0